欧央行负利率的负面

原标题:欧央行负利率的负面

分析人士指出,欧央行已将传统调控工具用完,未来恐越发依赖非传统的货币政策,而这些政策也会渐渐失效。

欧洲央行指出,目前已责成相关欧元系统委员会研究重新实施量化宽松计划的可行性,并评估分级存款利率制度的潜在用途。

7月25日,欧洲央行召开货币政策会议,宣布维持存款利率-0.40%不变,将主要再融资利率维持在0.00%不变,边际借贷利率维持在0.25%不变。

欧洲央行表示,如有必要,利率将维持在当前或者更低水平,需要在更长时间内的保持高度宽松政策,欧元区经济状况正在出现不断恶化的迹象,该央行做好了随时降息并调整所有工具的准备,以使长期低迷的通胀率朝着目标水平靠拢。

欧元区经济增速在2018年达到顶峰后逐渐下降,近期公布的欧元区制造业PMI数据均不及预期。

欧洲央行的存款利率5年多来一直是负值,2016年以来更是位于-0.40%的历史低位,在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大背景下,负利率政策拟继续实施。

但近期,已有越来越多的声音质疑,负利率政策能否像当初政策制定者期望的那样,最终成为欧洲经济的解药?未来欧洲央行货币政策调整的空间还有多大?

错过最佳升息时机

欧洲央行自2014年6月开始实行负利率政策,是此轮负利率最早的执行者。这里的负利率是指欧洲各商业银行向欧洲央行存入准备金的利率为负。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曾表示,执行负利率是为了“支撑中长期的通胀预期”。

风险管理解决方案提供商Axioma欧洲区应用研究部执行董事Christoph Schon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对宽松货币政策的预期一直是推动今年上半年全球股市表现强劲的关键因素。欧洲的负利率政策支撑了欧洲金融市场,今年股票指数涨幅超过17%,但这并没有渗透到基础经济中去,所有迹象都表明,过去6至9个月,欧洲经济出现萎缩。

数据显示,欧元区7月制造业PMI初值为46.4,不及预期的47.6,这已是欧元区制造业PMI连续第六个月低于50的枯荣线。素有欧洲经济“火车头”之称的德国,6月的制造业PMI同样位于荣枯线以下。

根据近期欧盟委员会发布的《2019年夏季欧洲经济预测》报告,2019年,欧盟和欧元区的经济增长率预期分别为1.2%和1.4%,与2018年的1.9%和2%相差甚远。如无意外,这将是自2015年以来的最低增长率。

荷宝全球宏观固收团队策略师Martin van Vliet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欧洲央行的负利率政策降低了欧元区的市场利率和债券收益率。因此,它有助于降低政府、消费者和企业的借贷成本。根据欧洲央行的说法,负利率对经济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但是欧元区的通胀未能与央行的“低于但接近2%”的中期目标一致。这意味着欧央行的负利率政策可能会失去其可信度,或者欧央行未来可能不得不采取更加非常规的政策。此外,负利率政策影响市场利率的自由定价机制,破坏了经济中的创造性因素,人为地压低违约率,没有使劳动力和资本重新分配到利润更高的前瞻性企业中。换句话说,负利率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经济增长的潜力。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